走近中国足球裁判那群“喜欢吹不怕累”的人(组图)

2022年8月21日 作者 admin

没有球员的高薪,却要经受大强度的身体训练;没有教练的报酬,却要经历层层的考试,才能拿到相应级别的证书……裁判与教练、球员身处在同一片绿茵场,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待遇。

裁判,有些平淡的一个职业,一旦选择了它,注定要极大地付出。刚刚工作的年轻小伙,为了动辄数周的外出持法比赛,可能要丢掉饭碗;小孩刚刚满月的母亲,为了恢复体能,只能断奶、降体重。

而人们可能并不理解他们,甚至家人,也并不支持他们。但是,因为爱足球,因为爱裁判这个职业,他们一如既往驰骋在足球场上。

2月16日,年初七,当人们还沉浸在浓浓的节日氛围中时,上海的裁判们冒着严寒,在位于梅陇的一所大学校园里,展开了摸底性质的笔试和体能测试。这是他们今年要走出上海、执法全国比赛的第一张“通行证”,拿到了这张“通行证”就可以获得上海足协推荐,申报参加全国比赛。为了这个考试、以及2周以后全国的大考,即便是在春节7天长假,大家走亲访友的时候,裁判们不仅要管好自己的嘴,还要每天保证一定量的身体训练。因为每年赛季开始前,中国足协都会安排体能测试,一旦体测不过关,就无法上岗。

体测当天,上海的气温在零摄氏度上下。只要在露天站上十来分钟,就会觉得手脚发凉,脖子不自觉地往衣领里缩,整个人瑟瑟发抖。但裁判们已经脱去厚厚的冬装,穿上单薄的运动服,他们说,“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冷了。”

严寒的天气给体测带来了不小的影响,有四、五位裁判因此拉伤了肌肉,其中还包括国际足联裁判员体能讲师张拥军。为了能够赶上2月28日中国足协组织的中超中甲裁判员体能测试,受伤后的张拥军还进行了积极地治疗,专门请人帮其按摩恢复。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周之后,依靠平常打下的坚实的体能基础,以及卓有成效的治疗,张拥军顺利通过了中国足协的体能测试,拿到了执法中超、中甲联赛的上岗证。

中国足协对执法中超、中甲裁判的考核分为两块:理论考核和体能测试。理论考核包括足球规则和判例视频2项,全部为电脑随机出题,规则40题20分钟内完成,判例20题15分钟内完成,75分以上为及格。

体测项目共2项:一是6组40米加速跑,测试反复跑动的平均速度;二是10圈以上高强度间歇跑,测试高强度反复跑能力。自2006年7月开始,中国足协根据国际足联和亚足联的有关规定,采用新的裁判员和助理裁判员体测方法,对参加全国比赛任务的裁判员参照国际最高标准进行体能测试。

6组40米冲刺跑,裁判每次测试不能超过6.2秒,国际助理裁判不能超过6秒,每组冲刺后1分30秒恢复(从终点走回起点)。中间失误或失败一次可立即补考,补测失败则判为体测不通过。

至于测试高强度反复跑能力的10圈以上高强度间歇跑,没有一定体能训练基础的人很难达到。要求裁判员在400米标准跑道上,从弯道起跑,30秒内快跑150米,35秒内慢走50米,再接下来一个150米、50米,完成400米计为1圈,至少要达到10圈为及格,12圈以上为优秀。

不同级别、不同比赛对裁判的体测标准在时间上略有放宽,但执法中超、中甲联赛的裁判员,则按照国际最高标准执行。

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上个赛季的中超联赛,一个主裁判平均执法场次是8场。以前主裁判吹一场中超比赛的工作津贴是1600元,后来提高到2500元,有了万达赞助后,扣除个税是8000元。不过即便补助有了大幅度提高,联赛裁判的平均收入也就是6万多元。助理裁判去年平均下来的执法场次是18场多一点,不过工作津贴也打对折,全年收入大概在7万元。”据悉,目前中超裁判员的工作津贴在亚洲赛场已经算比较高了。执法一场亚足联赛事的补助仅为100美元(约600多元人民币),就算执法亚洲最高等级职业联赛——亚冠联赛也只有200美元。

放眼全国,有资格执法中超联赛的裁判毕竟还是少数,也就是说,大部分裁判是根本拿不到六、七万元的。据悉,如果是执法乙级联赛以及全国的青少年足球比赛,辛苦一年,只能得到两、三万元的酬劳。

还需特别指出的是,要做到全国乃至亚洲级的裁判,为此却要付出极大的时间和精力。人们印象中已习惯中超、中甲联赛在周末进行,与正常工作日撞车的几率相对较小,感到他们找了个好副业。而不管是主裁,还是助理裁判,要想进入中国裁判精英行列,执法中超比赛,就必须历经省市和全国各级青少年足球比赛、业余比赛等的历练。全国足球比赛裁判长、上海足协裁委会执行秘书陈富贵向晨报记者介绍说:“以全国青少年比赛为例,一般赛期两周,每天工作津贴150—200元,裁判员须提前3天抵达,参加赛前学习和考核,加上为考核而进行的体能准备、理论准备、赛后恢复等,一名裁判员前后需要投入近一个月的时间。而这样的赛会制比赛,对于年轻裁判员来说,一年一次远远不够,四次、五次是很正常的,这样一来,就出现了大半年在外的情况。”显然,很少有单位能接受只能为自己工作半年的员工,更不会为其“足球副业”支付半年的工资。在社会和家庭的多重压力下,一些人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裁判事业,而选择一些更规律、更“正常”的职业。

曾经有一位非常有潜力的上海籍裁判,大学毕业后进入到了一家外资企业工作,年薪30万元,远高于做裁判的收入。因此,当裁判工作与自己的本职工作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只能选择本职工作。

据了解,因为裁判工作的特点,目前的中国足球裁判主要以学校老师为主,学历比较高。还有部分为体育系统职工、自由职业者,其他行业人员极少。尽管如此,他们与本职工作的冲突也很大。

以学校老师为例,高校老师在工作时间上更为弹性一些,不过为了做裁判,他们还是往往要放弃职称评定、工作晋升等机会。

对于女裁判来说,她们的付出就更多了。裁判工作的黄金期是25—35周岁,而这无论对于中国的传统女性还是现代职业女性,都是家庭和事业的重要时期,她们要生儿育女,要为工作打拼,她们的付出可想而知。

兰州突遭冰雹袭击曝奶茶妹妹追刘强东女演员柏青病逝海南东方市书记病逝土地财政依赖度排名警方蹲守千年乌木李春城爱将被免职晋陕豫黄河金三角衡阳贿选案秦火火案周四宣判普京给自己涨工资三峡集团领导层不和人大免太子辉职务江西千年乌木抑郁熊猫看电视